一部民间《农奴泪》 几多血恨示后人——克松村村民自编话剧热演
本文摘要:改革第一村山南市克松村有这样一部家喻户晓的话剧:两代村民自编自演,讲述克松庄园农奴赤列多吉一家的悲惨遭遇和翻身得解放的故事。 这部民间话剧叫《农奴泪》。在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前夕,记者再访克松村,倾听这部热演了半个世纪的话剧背后的故事。 上世

  “改革第一村”——山南市克松村有这样一部家喻户晓的话剧:两代村民自编自演,讲述克松庄园农奴赤列多吉一家的悲惨遭遇和翻身得解放的故事。

  这部民间话剧叫《农奴泪》。在“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前夕,记者再访克松村,倾听这部热演了半个世纪的话剧背后的故事。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一天,山南乃东县郭莎村人头攒动,村民们正在观赏克松村演出队表演的话剧《赤列多吉一家三代六口人的悲惨故事》。

  管家命令赤列多吉看守打麦场,为防偷粮,在粮堆上做了记号。第二天,记号被乌鸦抹掉,管家不分青红皂白,抡起皮鞭抽打赤列多吉。

  今年70岁的多吉曾饰演赤列多吉的大儿子达瓦,对这一幕记忆犹新:“那时很多群众都是从旧社会过来的,受过苦,感触深,看剧时台上台下哭成一片。”

  在旧,克松是原地方政府噶伦索康·旺钦格勒的庄园,农奴被当成“会说话的牛马”,有支不完的差,挨不完的打,吃不上一顿饱饭,受尽欺压。

  有一次,赤列多吉饥饿难耐,与狗抢食,被管家毒打。他奋起抗争,结果遭受酷刑,惨死在监狱。妻子嘎多精神失常,消失在茫茫黑夜中。达瓦和弟弟萨波伺机报仇,也被农奴主折磨致死。留下萨波年幼的女儿拉甲艰难度日……

  “小时候听母亲讲,真实的赤列多吉死了以后,被抛尸荒野。”经历过新旧两重天的多吉心明眼亮,“他们一家的遭遇,就是广大农奴非人生活的缩影。”

  改革后,克松村翻身农奴组成第一个农民协会筹委会,做了自己的主人。1968年,村演出队根据70岁的次仁老人的讲述,编排了这部话剧。

  “当时条件很简陋,演员只有14个人,乐器也只有5件。”多吉说,“但大家很投入、很积极,都是义务演出。”

  年过花甲的达娃和次仁拉姆饰演女佣和拉甲。谈起当年,两人仿佛重回少女时代,谈到激动处,即兴演唱了一段:

  这部线年。每到农闲,演出队赶着装有道具的马车,徒步深入各县乡村、厂矿、学校演出,累计演出200多场,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深受欢迎。

  2009年3月28日,在自治区设立的第一个“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新版话剧《农奴泪》首次上演,主题依然是“赤列多吉一家的悲惨命运”,但演员几乎都是年轻的新人。演出继续受到热捧,观众为农奴的悲惨境遇痛心疾首,也为管家的残忍凶恶捶胸顿足。

  看到剧中管家用皮鞭抽打赤列多吉的孩子时,花甲之年的克松村村民白玛云旦老泪纵横:“农奴主规定,农奴的孩子满8岁就要牧马放羊、支差役,风水知识我就是其中之一。”

  2008年,拉萨发生严重的烧事件,引发了克松村老人们的深刻反思。为了教育后人,村党支部边巴次仁牵头,请来曾参演线位老人,回忆整理剧本,将老版话剧改编为《农奴泪》。

  新一代演员没有旧社会的生活经历,不知道怎么演。“大家都说农奴苦,但怎么个苦法,我表现不出来。”饰演赤列多吉的白玛扎西说。

  白天,他走村串户体验生活,请老人们手把手示范,认真排练,晚上加班背台词。随着对角色的了解,他逐渐走进了赤列多吉的内心。

  在剧中,赤列多吉遇到管家,腰弯得差点匍匐在地上。白玛扎西说:“岳父说,农奴见到主人,腰要一直弯着,而且只能看主人的脚面,不能对视,要不然就会挨鞭子。”

  “不用力打就不像。老人们说,管家的语气、眼神就是要凶,下手要狠。”饰演管家的普布多吉说,“我们把牛皮鞭换成了羊毛鞭,藏袍下再垫上纸板,但每次还是把白玛扎西打得青一块紫一块。”

  凝聚两代人心血的《农奴泪》获得了成功。2009年至2011年,这部剧先后在山南、拉萨等地上演,观看人次累计超过3万,许多观众深受感染。

  在边巴次仁印象中,每次演出,总有人质疑:“旧社会真的有那么苦吗?”身边的老人就会这样回应:“真的克松庄园比这残忍得多。农奴的血泪只适合在晚上诉说,因为那时遭受的苦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得数不清!”

  今天的克松村已改称社区,宽阔的水泥路两旁是数十间商铺、茶馆,藏式楼房错落有致,家家户户门前都停着小车。一些老人坐在门口喝甜茶,晒太阳的年轻人并不多见,都外出务工、求学去了。

  正因为人少,《农奴泪》在去年改由乃东区民间艺术团来承接表演。“现在人们都忙,再组织起来演话剧不太现实了。”边巴次仁说,“好在它已牢牢记在我们的心里。”

  “过去没想过该怎样生活,别人怎么过,我就怎么过。”是这部话剧改变了白玛扎西,“演了《农奴泪》,我知道只要是旧社会,赤列多吉无论如何也躲不过鞭子,再有手艺也没用。现在社会这么好,勤劳就能致富,一定要热爱生活!”

  白马扎西后来筹建了一家装修公司,风水大师,生意好的时候一年收入有70多万元,两个女儿也都考上了大学,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普布多吉则为这部剧能让更多人受到教育而自豪:“村里有些年轻人游手好闲,周易风水看了《农奴泪》,一个个像变了人似的,纷纷出去学手艺去了。”

  77岁的索朗顿珠一出生就是克松庄园的农奴,曾和拉甲一起干活,甚至饿得一起吃过虱子。“今天的好生活,过去做梦也想不到。”老人感慨连连。

  民改前,克松庄园有59户农奴,302口人,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今天的克松社区有244户居民,888人,大学生有67人,去年人均纯收入达到22301元。

  “上世纪六十年代,这部话剧让克松人统一思想,凝聚力量发展生产。”索朗顿珠说,“今天,它继续让克松人明白惠从何来,恩在何处,坚定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

  饱经沧桑的老人对今后的《农奴泪》寄予厚望:“农奴的衣服是没有色彩的;藏袍里也没有内衣;背着56斤的青稞爬楼梯,步子要稳……一定要用心还原历史!”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网”或“中国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我100岁了,要问我有什么生日愿望,那就是永远感恩党,祈祷国泰民安,百姓幸福生活!”巴珠老人指着墙上的党旗,对上门祝福的村小组长扎西说。[详细]

  6月9日,我们迎来了第13个“国际档案日”。9日上午,自治区档案局、自治区档案馆、拉萨市档案馆、城关区档案馆及拉萨市各县(区)相关部门均开展了形式多样的宣传活动。[详细]

  2002年初夏,我所参与的“藏北高原无人区科考团”再进无人区,开始对藏北无人区盐湖资源进行科学考察。藏语中,湖泊通常称为“错”,盐湖叫“茶卡”。[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