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道人河南省交通厅和郑州炮兵学校斗风水的故事
本文摘要: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河南省交通厅厅长上任后,必须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惜花重金聘请一位知名风水大师,呈请大师为交通厅好好看看风水,最好能看出来亦即看清楚,为什么几位前任厅长都不得善终呢?经过知名风水大师的一番认真细致的考察后,河南省交通厅的前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河南省交通厅厅长上任后,必须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惜花重金聘请一位知名风水大师,呈请大师为交通厅好好看看风水,最好能看出来亦即看清楚,为什么几位前任厅长都不得善终呢?经过知名风水大师的一番认真细致的考察后,河南省交通厅的前几任厅长被知名风水大师不幸言中了,即河南省交通厅的邻居是一所炮兵指挥学校,而几位前任厅长呢,都是被炮兵学校的“一排炮筒子”给轰下台的。这位知名风水大师还说:炮就是火,而能灭火的东西毫无疑问就是水,而水呈蓝色,所以只要把省交通厅的办公大楼改变颜色,就能灭掉炮校的火……于是,河南省交通厅的办公大楼,顷刻间在人民群众的眼中就变成了现在的蓝色。

  时间回溯到1997年4月的某一天,河南省交通厅厅长曾锦城夜做噩梦……恰巧,他一大早起来刚刚洗簌完毕,他的部下就跑来向他反映说:“曾厅,对面的郑州炮校有几门大炮,正直对着咱们的办公大楼”。曾厅闻讯后,就急忙上楼察看,果然几门乌黑的炮口就映入了他的眼睑里。他倒吸一口凉气,在心底深处深深感受到了有一种很重很重的戾气与他相侵犯,他看着黑压压的几门炮口,心中很不是滋味,他感到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悲凉笼罩心头。

  遂即,曾厅便聘请了一位据说很有名望的风水大师,这位风水大师大腹便便、风度翩翩,鼻梁上架着一副镶嵌了金边的眼镜,在阳光的照耀下不时发出一闪一闪的金光,辅衬以脖颈上的那条粗大的金链子,亦偶尔闪耀着令人遐想万千、幽幽冥冥的金光,确实给人一种玄奥、神秘的感觉。话说这位大师在曾厅的陪同下,登楼一望对面炮校楼顶黑压压的几门炮口,便脱口说道:“凶,大凶矣”。

  曾厅闻之,不禁心头颤抖,不敢有丝毫怠慢,即日即刻便与炮校方面进行商榷,很快便达成了商议结果。曾厅拍着胸脯铿锵承诺道:“若炮校方面能将炮位调转的话,我堂堂一厅之长愿付百万元人民币”。炮校方面听闻此言,竟变本加厉、趁火打劫,勒索交通厅五百万元人民币。曾厅闻之,愤慨之极,拂袖而去,此事最终未果。悠忽间,时间转眼就到了五月。因河南省交通厅东窗事发,曾锦城厅长因腐落马,锒铛入狱。

  二、第二任厅长愿付五百万仨月落马上回书中说到,1997年5月河南省交通厅东窗事发,厅长曾锦城因腐落马的事。接下来呢,老夫就要给大家继续讲解,关于河南省交通厅继任厅长到任后的相关继续和郑州炮校方面斗风水的故事,且听老夫慢慢为您道来。话说第二任河南省交通厅厅长张昆桐,于1994年11月很快到任。张厅一上任的首要任务,便是亲自与炮校方面进行相关炮口的朝向问题的商谈。

  这里呢,老夫必须给各位看官们交代清楚,张厅比曾厅更痛快、更大方,他极愿意付给炮校五百万人民币。但是,中国有句老话叫做:“人心无尽,蛇吞象。”也是正应了这句中国老话罢,炮校方面却不吃张厅这一套玩玩小儿科的把戏,反而狮子大开口,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向河南省交通厅索金两千万元人民币。张厅闻听价码速增四倍,气得脸色铁青,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风水知识他大大咧咧的大骂一声:“妈的,太黑了”。

  旋即,他便和曾厅一样,拂袖而去,不再予以理会。话说这件事情就这样被张厅稀松平常的搁置了下来,一放就是月余时间。而炮校呢,却耐不住性子了,因为他们急呀!他们急什么呢?急需要钱呀!您不妨想一想,他们和张厅谈判的结果是什么呢?老夫就直接告诉各位看官罢,毋庸置疑的答案是:未得到一文一厘。耗尽了口舌,磨破了嘴皮,最终没有得到一文一厘,炮校方面岂肯善罢干休?他们一商量,就将九门大炮全部直接对准河南省交通厅的大楼摆放。是事出必然呢?还是瞎猫撞上了死耗子呢?谁也说不好、说不准的。正如,善恶必有报,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时候一到,立马就报。这就叫做“因果”。

  反正,三个月后的2001年3月,张昆桐因受贿、挪用罪被判处无期徒刑。至此,自1994年11月任河南省交通厅党组、厅长至张昆桐落马,在不足七年的时间里被查出受贿金额一千余万。正如他所说:“我才收了1000多万呐,你就黑我2000万啊!简直太黑了。”

  三、第三任厅长严令职员穿军装上班上回书中说到河南省交通厅厅长张昆桐落马的事。接下来呢,老夫就要给大家继续讲解,关于河南省交通厅继任厅长到任后的相关继续和郑州炮校方面斗风水的故事,且听老夫慢慢为您道来。话说第三任河南省交通厅厅长石发亮,于2000年5月到任交通厅,任交通厅党组、厅长。石厅上任伊始,便有幕僚高参,与历史史册中记载的资料一模一样献计献策,实则是拍马溜须矣。

  幕僚高参献媚道:“石厅,您知道曾、张两任厅长都是被对面的大炮打下台的。”“啊!”石厅大惊失色。幕僚高参又道:“自1997年炮校把那几门大炮的炮口,对准咱们以来,咱们就连连事故不断啊!”……听闻此言,石厅本来就微波荡漾的心湖更加不平静起来了,一石激起千层浪,石厅忐忑不安的心境,愈加忐忑不安了。

  他左思右想之后,如坐针毡,亦仿佛热锅上的蚂蚁,他越想越害怕,越不敢往下思想了,他拍案而起,大吼道:“来人,快来人。”石厅便立马派大脑活络之人前去和郑州炮校方面交涉,而他本人呢,则尽量回避、隐藏、亦或躲避起来。这自然有他的道理在里面。老夫深信不疑,所有看官们都懂得。聪明的活络人向炮校的人说道:“您们的大炮,怎么放都是放,何必一定要对准我们呢?”炮校的人说道:“四面八方都有人,老百姓也是人呀,难道让我们对准老百姓不成?”……当谈判的信息及时反馈到石厅那里的时候,石厅却又改变了主意。因为,其时有一位自称是“高人”的先生,毛遂自荐的被交通厅的相关人员引荐到了石厅的面前,只见“高人”附耳低语对石厅表说了一番后,石厅那布满阴霾的脸庞上渐渐荡漾起了一丝笑意。

  “同门同宗不伤。就是一家人不伤一家人。哈哈……”石厅笑道。“妙哉。妙哉。”石厅连连叫好道。行文至此,老夫不禁要问:“各位看官,您道石厅为何会如此这般情形呢?”其实,石厅自以为得到了高人真传,正暗喜窃乐、沾沾自喜呢。老夫必须声明在先,道一声:“石厅,切莫高兴的太早呀!然而,石厅当即就给他的下属们下达了一道“死令”,军令如山倒。石厅严令,河南省交通厅的所有职工,必须一律着军装上下班。一时间,河南省交通厅所有职员全部穿军装上下班,便成了河南省会的所在地——郑州市的一道最最亮丽的风景线,曾经引来了不少回头者、观赏者、看热闹者,以及不少拍客、记者,等等。

  但是,人世间,哪怕是厚禄之当权者,能偶尔很轻易得到的法门、法诀、法宝,以及窍诀、诀窍等等,会灵验吗?老夫在此给各位看官们直截了当的说出来罢,那就是:法不空传,医不叩门,万两黄金莫传道。至此,此法不灵,坊间流传有 N 种说法,许是炮校那几门黑压压的大炮,威力太大、太过、太强之缘故罢,许是……一年后,亦即2002年12月,在的直接领导下,河南省纪委对石发亮实行“”,审查其违纪、违法问题。2006年8月,石发亮被荆州市中级法院查获受贿近四千万元人民币,被判无期。

  四、中国风水学第四任厅长拨给炮校两千万上回书中说到河南省交通厅厅长石发亮因腐落马的事。接下来呢,老夫就要给大家继续讲解,关于河南省交通厅继任厅长到任后的相关事宜,这第四任厅长并没有继续和郑州炮校方面斗风水,所以,他晋升很快。因而,此篇文章之行文就比较短小精悍了,且听老夫慢慢为您道来。话说第四任河南省交通厅厅长安惠元,到任交通厅任职,担任河南省交通厅党组、河南省交通厅厅长(正厅级)。

  河南省交通厅在经历了厅长们的“三连倒”之后,河南省于2003年2月将原省计委副主任安惠元同志,空降至交通厅担任厅长。话说安惠元这位老干部,是见过大世面的主,他上任三天就将大笔一划拉,立马拨给了郑州炮校两千万元人民币,作为基础设施建设基金,结果就是可想而知的了。炮校方面,在收到河南省交通厅安厅拨款的第一分钟内,就调转了炮位的炮口指向,并郑重向安厅承诺道:“只要安厅在位一天,我们绝不会调转炮口指向交通厅的。我们说到做到,决不食言。”不久后,老安顺利升任河南省省长助理、省政府秘书长。附上相关资料,仅供参考。

  据了解,从三任厅长“前腐后继”到董永安“重蹈腐辙”,其间有一位厅长是例外的,他就是现任河南省政府省长助理、省政府秘书长的安惠元。2003年2月至2008年3月,安惠元曾担任河南省交通厅党组、厅长。对于安惠元的例外,河南省一位政府官员道出了其中的“秘诀”。在他上任交通厅厅长一职前,省里曾提出三位候选人,安惠元排在第三。

  河南省主要领导亲自找他谈话,并面授“秘诀”:谁的饭都不吃,谁的酒都不喝,谁的烟都不接。一位接近安惠元的人士向本刊记者披露,安惠元为此在交通厅宣布了一项“硬性规定”,无论谁,说事不能到安的家中,只能在办公室进行。安惠元同时向家属交代,不论是谁来送礼品,不管价值多少钱,一律不能进门。否则,当场扔出门外。

  五、第五任厅长别出心载建造化解之法上回书中说到河南省交通厅厅长安惠元晋升省长助理、省政府秘书长的事。接下来呢,老夫就要给大家继续讲解,关于河南省交通厅继任厅长到任后的相关继续和郑州炮校方面斗风水的故事,且听老夫慢慢为您道来。

  话说或许是河南省真真切切的看到了空降交通厅厅长的好处罢,安惠元离任后河南省再次选择空降思路和方法,时任安阳市长的董永安于2008年3月到任交通厅任厅长。

  其时,炮校方面早已不失时机的将炮位的方位调转了过来,又将炮口调回原位,亦即直接对准河南省交通厅的办公大楼。董厅伫立窗前,良久,思绪万千,亲眼目睹着眼前的黑压压的炮管、炮口,百感交集。他心里很清楚,此刻已不可能再找来借口,给炮校拨款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董厅的智囊团只能奔着防御之路数,再三商榷后,实施了一个与之相对应的举措,据说是两全其美的办法,办公风水,亦即化解之法。在交通厅办公大楼的楼顶,用水泥和钢筋建造了一个巨大的钢盔,用以对峙炮校的炮口。可惜钢盔却没有挡住炮弹,董厅就任不到一年,河南省交通厅就再发贪腐大案,可喜的是挨炮的不是董厅,钢盔保住了董厅的头,副厅长李占朝因腐落马,李被后,董永安已是惊弓之鸟,即刻商讨将交通厅搬迁事宜。